瑞闪

你们给我欢愉

记录2018.07.08

我的洋岳是真的
❤️💙

Always Be Together

背景重设,请勿上升;个人私欲的表达产物。

Part 1请戳主页,手机插的链接不对,等我再捣鼓一下。

Part 2

两个人现在住的房子是木子洋挑的,挨着岳明辉的学校。11楼的高度远离车水马龙声,比较安静。木子洋把小卧室改成了书房,装了低调的棕色书柜,岳明辉放进去了一些大部头。岳明辉在家时会在小房间里看功课,机械对他来说有着无穷的魅力,探究每种机械的张力限度,如何精准地控制,对岳明辉来说,如攀险峰,其乐无穷。

木子洋不懂这些,但他喜欢靠在懒人沙发里看岳明辉一页一页地翻看书本,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算算。具体的一点一滴给他一种美妙的感受,好像回到了一块上学的日子,一起吃饭,上课,打球,回家。两个人在夏天里吃甜甜的芒果,喝冰冰凉凉的可乐。冬天里放学回来的路上,一人一个热腾腾的烤红薯,还会买学校门口的水煮麻辣烫,木子洋喜欢吃老豆腐和土豆片,岳明辉喜欢一根一根地吸溜着方便面,边吃边叨叨着,直到回家。木子洋初二的时候,岳明辉升了高中部,大课间的时候俩人也见缝插针地去操场打球,赛完几个篮板后又大汗淋漓地在铃声响之前各自跑回各自的教室。

两个人被生活的针线密密麻麻地缝起来,这房子有幸成为一个目睹者和参与者。木子洋出国走秀的时候,岳明辉就一个人睡,睡前刷牙时会看着木子洋的牙刷傻笑,躺在床上时会滚到木子洋的那一边,埋在枕头里一口接一口地吸着木子洋的味道。夜里醒来拿起的是木子洋的水杯,岳明辉会盯着杯沿发一下愣,想着木子洋什么回来,下一秒就去梦里找他了。

岳明辉看书间隙会抬起头来看木子洋,有时候会看见他拿着相机拍窗外亮闪闪的灯光与黑黢黢的天空。四目相对时,木子洋会走上前来伸手盖住书,不许他再看了,并撒着娇把岳明辉往怀里带,一根一根地亲吻着手指,嘟囔着,别看书了,看看我吧。

木子洋会将亲吻印在眼角,眉梢,耳垂,和肩颈。感受到岳明辉的手揽在自己的背上时,木子洋也想使使坏,谁让你总看书不看我的?比赛场上,高超的枪手懒散地打出六七环的成绩,爱人急切地看向他,渴望能命中靶心。“你得亲亲我,哄哄我,我才不跟你计较。”岳明辉在正确答案的牵引下,亲上木子洋鼻子上的痣,对上木子洋的眼睛,温柔又肯定地说,我爱你。至此,金牌预定。

走出卧室后,木子洋穿过客厅,推开书房的门,拉开了书柜下的抽屉,眼神来回翻看着锦盒里的印章石,最后选了一块通透的漳州石。漳州石摸起来很顺滑,虽有一处天然形成的裂痕,但并不妨事。木子洋最钟意的是这块石料清亮的颜色,他打算刻一块新的印章,送给岳明辉。

木子洋的刻章手艺不赖,刚劲的大篆,柔美的小篆都下笔自由,恣意时还会照着自己的笔迹随性刻几刀。木子洋打小喊到大的大伯,也就是岳明辉的父亲,热衷于刻章。最开始的时候岳明辉和木子洋一块跟着学,但岳明辉总是伤着自己的肉,染上伤口,不让刻了。木子洋就带着他的份学刻章,练习的时候赋以双倍的努力,一份练习是他的,另一份是岳明辉的。

对木子洋来说,刻三个字并不费事。今天他想赶快刻好,作为礼物送给岳明辉。

闹钟响的时候岳明辉眯瞪着眼去关,一边懊恼着昨天忘记关闹钟了,一边伸手去找木子洋,没摸着的时候岳明辉睁开了眼,想着上厕所去了吗?用着慵懒的嗓音喊了一声洋洋,你在卫生间吗?没人应他。岳明辉从床上爬了起来,推开卫生间的门却没看见木子洋,寻思着木子洋到底干嘛去了。顺带拿起床边的杯子想着去接水喝,走到客厅时发现木子洋趴在书房的桌子上好像睡着了一般。岳明辉走近,撩开他的头发,轻声地喊着他,洋洋,怎么在这儿睡了,跟我去床上睡吧。

木子洋刻完印章时快六点了,放下刻刀一个扎猛就趴了下去也不管自己还坐在椅子上。姿势不太舒服睡得也比较浅,岳明辉一喊,他就醒了。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岳明辉摸了摸他的脸,轻轻地又问了他一遍。
“我昨天跑出来给你刻章子了”。
“什么时候都能刻啊,干嘛夜里不睡觉跑出来”,岳明辉微微有些嗔怪,“给我看看刻的什么?”
“不给看,没到时候了,现在不给看。”木子洋如同藏宝的小孩,把印章朝着手心里怼,别着手放进了抽屉里,警告岳明辉不许偷偷摸摸来看。
“好好好,我不看我不看。”岳明辉笑着答应了木子洋,手摸上了木子洋的黑眼圈,“我还没睡好了,走,再睡会儿吧”。
“好,再睡会儿,起来之后回家吃饭吧,咱妈说要庆祝一下。”
“行,那我要吃西红柿炒鸡蛋”。

TBC

💛PS.感谢每一份阅读和每一个喜欢 💙

Always Be Together


背景重设,请勿上升;个人私欲的表达产物。

Part 1

岳明辉睡觉时总会留一盏小小的灯,方便夜里睡醒口渴时伸手去拿水。昏黄的灯暖暖地立在墙角,木子洋侧身躺着,借着光看岳明辉的脸。已经躺下一个多小时了,他还在一遍又一遍地数着岳明辉的呼吸声,岳明辉睡觉很老实,很安静,往往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能很快进入梦乡,但今天,木子洋却一直盯着自家哥哥的脸,眼睛在黑暗里透着光,重放着白天的序幕。

岳明辉申请留学之前就拉着木子洋的手跟他谈过,他想出国读书。岳明辉成绩好,是块读书的料子。木子洋虽不大懂,但岳明辉说起大飞机工程时眼里流露的骄傲与光芒却始终记在他心里。他一百个愿意支持岳明辉在自己喜欢的领域里发展,同时,木子洋又觉得留学还是件有些遥远的事情,不必为分离多加思虑。但当岳明辉收到格拉斯哥的offer兴高采烈地与木子洋分享时,木子洋却愣住了。他没预料到会这么快,内心有一根线绕着他,缠着他,让他在为岳明辉开心的同时又开始忧愁些什么,为着十个月后的分离变得暴躁。这些情绪木子洋没显露出来,岳明辉心仪这所学校,申请时也很是担心紧张,连着两个星期准备材料时都晚睡了,第二天还要继续挣扎着起来查资料问咨询。木子洋心疼他,总是准备好咖啡和早餐再离开家去训练。

木子洋十九岁走了迪奥大秀,此后模特事业风生水起,岳明辉明白他日后必然是山高水阔,得意洒脱。于他而言,爱人如同一束光,在前方牵引着他,照亮着他。他想跟木子洋一样,在自己钟爱的领域里取得成就,成为各自发光,互相闪耀的星星。这些心思岳明辉还没告诉木子洋,他想申请下来收到offer之后再完完本本地告诉他,他想永远追随木子洋,想木子洋能永远为他骄傲。可这话还没来得及说,岳明辉就睡着了,连日来的神经紧绷让他疲倦,心里的重负放下之后,他安心地挨着木子洋,很快沉入了睡眠之中。

木子洋静静地看着岳明辉的脸,开始回忆起以前。他俩从出生起就长在一个大院里,彼此的父母是多年的好友,工作忙的时候木子洋妈妈会把木子洋送到岳明辉家里,拜托岳明辉的外婆一起照顾。木子洋很喜欢岳明辉的外婆,慈祥又和蔼的老人,会包好吃的粽子,会放漂亮的风筝,俩人调皮的时候就听见外婆操着一口方言,大声喊着洋崽和辉崽。

岳明辉被大人们教导着要好好照顾弟弟,很有哥哥的风范。木子洋也总一蹦一跳地跟在岳明辉身后。他们上同一所幼儿园,同一所小学,同一所初中,同一所高中,在过去的青春里互相陪伴,一起长大。岳明辉高木子洋两级,学习成绩也更好,木子洋头疼的物理化学在岳明辉看来却是有滋有味。暑假的时候岳明辉会给木子洋补习,一边讲解一边威胁木子洋好好学习。

木子洋十六岁的夏天里,岳明辉高考结束,收到了录取通知书。木子洋第一次意识到了分离,少年人的分离总是具体到生活的每一个场景里,以后每天下自习回来不能再冲进房间问他题了,不能和他一起吃夜宵了,讨论方便面里要加几个溏心蛋,放几片午餐肉,不能早上一起骑车去学校了。木子洋很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烦恼,他受不了和岳明辉分开,他想要的是每天都能和他在一起,溜达在他跟前。岳明辉总是包容他的所有,不管是夹走碗里的肉,还是一手抢过他正在喝的酸奶,岳明辉总会笑笑地说,哎呀我们洋洋又调皮了。

木子洋心里的烦闷委屈冒到了嗓子眼,一把推开岳明辉的房门,身体重重地砸在床上,抬眼看见了床头的绿巨人,伸手去打了两拳。岳明辉跟进来,坐在床沿旁,细声说道,我们洋洋怎么啦。木子洋埋在枕头里,难过的脸皱成了一坨,枕巾也蜷成了一坨。岳明辉去拍木子洋的后背,安抚地说道,哥哥又不是不回来了,假期我就回来了啊,学校离咱家又不远,坐地铁或者打车回来就行,我爸妈去接也行,叔叔和姨下班了把我带回来也行。木子洋扭头问,那我去找你行不行?行,当然行。木子洋坐起来,看着岳明辉的眼睛,又问了他一句,那你放假了,来学校接我一块回家行吗?

木子洋能确定岳明辉的答案是什么,但他依旧渴望岳明辉嘴里的答案,期盼听到自己想听的话。“行,肯定行,咱俩都一块回家多少年了,以后你也上我们学校,我们还一起回家。”

记忆回溯到这里,木子洋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却也在下一秒担心吵醒了岳明辉,小声地喊了一句岳哥,见他没什么反应,放下心来,悄悄地走出了卧室。

记录2018.06.14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美滋滋

记录2018.06.13

今日份的小日常
洋岳的狂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记录2018.06.12

早上8:21
难受
早起看了#他想知道
到现在也没缓过来
不自觉会联想到gallavich
可不可以是happy ending
让犯过错的人被原谅
让爱意被相信被珍惜
每一个人的长大与学会去爱
希望都不要付出太多的代价
(情碎711罢辽)(学习去了)

记录:2018.06.05
太太说给我写一个番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高兴啦
感谢太太
太太福星高照
❤️❤️❤️

记录2018.06.02

今天的BC221小日常视频真的让我嗷嗷直叫
洋岳🔒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嗑cp令我快乐